福利来了漫后宫吧

福利来了漫后宫吧

七八日疟又发,寒轻热重,服金鸡纳霜不愈,服中药治疟汤剂亦不愈,迁延旬余,始求为延医。效果将药如法服之,至第三日因心中不发热,将离中丹减半,又服数日眼之干涩疼胀皆愈,二便亦顺利。

人之血随气行,气上升不已,血即随之上升不已,以致脑中血管充血过甚,是以作疼。若在北方治此等证,岂药之分量可再加增乎?

 当治以滋阴、清热、平肝、降胃之品。证候一日夜泻十四五次,将泻时先腹疼,泻后疼益甚,移时始愈,每过午一点钟,即觉周身发热,然不甚剧,夜间三点钟后,又渐愈,其脉六部皆弱,两尺尤甚。

因其脏腑间之气化有升无降,是以血随气升充塞于脑部作疼作眩晕。愚有自制离中丹,再佐以清热托表之品,以引久蕴之邪热外出,眼疾当愈。

 且人脏腑之气化多有升无降,或脑部充血,或夜眠不寐,此皆气化过升之故,亦即阳亢无制之故。 或问前方中用麻黄三钱原可发汗,何必先用西药阿斯匹林先发其汗乎?

”此证咽喉两旁红肿日增,即痈发嗌中名为猛疽者也。实为少阳病兼虚者无尚之妙药也。

Leave a Reply